您的位置: 张家口信息港 > 娱乐

北大硕士放弃当公务员干装修父亲觉得很丢脸

发布时间:2019-05-14 22:25:06

北大硕士放弃当公务员干装修:父亲觉得很丢脸

有人认为,北大硕士做装修是资源浪费。孙俊峰:初有4个工人跟着我从深圳到了上海做家装,都是当时我做参与式观察认识的。孙俊峰:了解我的人知道我说的是真话,不了解的人可能觉得我在吹牛。

孙俊峰

学生时代的孙俊峰

对话人物

孙俊峰,1988年4月生,浙江杭州人,毕业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,硕士研究生。目前是上海某装修公司合伙人、工长。

对话背景

2014年研究生毕业后,孙俊峰放弃了当公务员的机会,带着4名装修工人到上海创业。他曾站在街边举牌,也曾去小装修公司接活,曾被工人敲诈,也曾接过亏本的买卖。虽然被称为“工长”,却因技术不熟练,只能干“小工”的活。今年年初,他的团队加入上海某装修公司,如今每月能拿下20多个工地,营业流水超百万。日前,北大硕士毕业后干装修的引发争议。昨日,孙俊峰接受华商报采访,讲述了自己这一年的心路历程。他一再强调自己并非成功者,认为社会不应千人一面,应该有人去做些“不那么踏实的事”。

初衷

研三时做工人研究 希望改变工人处境

华商报:你毕业于北大社会学系,怎么会去做装修?

孙俊峰:其实我曾经也想过从事公职。社会学系从事公职比较容易,我读研二时,曾在中山市共青团挂职半年,对外来务工人员进行业余培训。因为有挂职经历,毕业前有很多选调机会。但我觉得公务员是一个巨大的层级很多的科层体制,个人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。做装修的话,也许我的发挥空间更大,对社会的改变作用更大。

华商报:之前接触过装修吗?

孙俊峰:我父亲就是做装修的,他是油漆工。而社会学涉及的面很广,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工人研究。2013年下半年,我读研三时去深圳的一个工地做了一个多月的参与式观察——我应聘上装修工,当时要翻新一个厂房,因为没经验,我只能从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做起,当刷漆工,把破烂的栏杆用砂纸擦干净,刷防锈漆。后来也做一些苦活,批腻子、刮墙,粉尘很大,收工了从头到脚都是白的,坐公交车都被人嫌弃,有座位都不敢坐。我发现,装修行业在中国是有点问题的,在国外,装修工人薪水很高,而装修材料很便宜,但在国内正好相反。很多人都认为材料重要,装修工人不重要,他们收入低,还得不到尊重。当时就想,如果我去做这个行业,也许能改变工人的处境。

华商报:家人怎么看你的选择?

孙俊峰:家人非常反对。我初中时,父亲为了让我体验生活,带我去干过活。不过他是把这作为反面教材:你要是不好好学习,将来就只能做这行。我父亲认为,装修工是贱的活,不符合北大毕业生的身份。他期望我能考公务员,结果我去干装修,让他觉得很丢脸、很失望。现在他虽然态度缓和了一些,但还是不认可。

华商报:有人认为,北大硕士做装修是资源浪费。

孙俊峰:北大毕业就一定要当公务员,一定要去大企业工作吗?这是一种偏见。我去做装修,会和普通工人不一样,会更关注一些之前被忽视的问题,比如工人的尊严问题。我觉得中国社会现在存在一定程度上对劳动者的歧视,我希望改变这种局面。我受托克维尔(法国历史学家、政治家)影响较大,我认为全民皆以工商利益为主、千人一面是不应该的,要有一些人来做一些被人看来不那么踏实的事。

起步

带4个工人去上海打“游击”

华商报:你的装修事业是怎么起步的?你都做些什么?

孙俊峰:初有4个工人跟着我从深圳到了上海做家装,都是当时我做参与式观察认识的。因为人少,我们工种都不全,连水电工都没有。后来,他们都拉自己的老乡进来跟我干,核心团队慢慢发展到20人。

一开始比较辛苦,我就在路边举牌,或是去小装修公司接活。上海人管我们叫“游击队”,我就是“游击队长”。我负责接活谈单,缺工人时我也要干活。不过因为我技术不太好,能做的都是一些小工的活。比如,擦墙刮墙,开槽遍拿冲击钻开凿是我干,之后有点技术含量的活都得由工人朋友来做。

华商报:为什么选在上海?

孙俊峰:有几个原因吧,一方面考虑我的工人群体,他们多是安徽、江苏人;我是浙江人,在上海工作也能离家近一些;我觉得上海业主应该是挑剔的,如果能把上海业主搞定,其他地方的业主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,先难后易嘛。

华商报:顺利吗?

孙俊峰:一开始很艰难。因为人手不够,在街边招了两个工人,他们又叫了几个人来,赖着不走,甚至威胁业主,我只好自掏腰包息事宁人。装修过程中还遇到“拆墙党”(编者注:垄断小区住宅装修过程中敲墙、打洞等施工业务,强行收取高额施工费用的人)要来打架……艰难的时候,拉不到活,拿不到钱,发不出工资。我真的很感谢我的这些工人朋友的信任,那时接活少,结钱慢,他们还是支持我。

华商报:还记得接到的单是做什么吗?挣了多少钱?

孙俊峰:单是装修一户60平米的老房子,当时我没经验,谈单能力差,业主杀价很厉害,我们干了一个多月,平均每个人才分到几千元。现在回头看,完全是亏本的买卖。

发展

成为互联装修公司合伙人 每月多直接盯6个工地

华商报:有报道说你现在“每月能拿下20多个工地,营业额超百万”?

孙俊峰:流水超百万是真的,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。今年年初,我带着工人加入了一间互联装修公司,我算是合伙人和工长,负责管理施工方面的工作。因为有互联平台,所以订单量上升了,我和我下面的小工长盯的项目总流水超过了百万。我一个人不可能有这么多,我做工长,自己每个月直接盯的工地多6个。

华商报:当公司合伙人了,还要亲自干活吗?

孙俊峰:干活很重要。我打的是和工人紧密合作的牌,他们可能会觉得“孙工升官发财了”,但我要证明并不是这样,我还是和你们一起。有时人手不足时我也会顶上,不过我的技术还是不怎么样,还是只能做些粗活。

华商报:你已在上海买房了?

孙俊峰: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房子有上千万的,也有很便宜的。我买的是后者,很小的房子,而且只是付了首付。准确来说,我的房子在上海的边缘,甚至快到江苏了。很偏僻,下地铁后还要打黑车,连出租车都没有。之前的一些报道把我包装成成功人士,我并不认为自己成功了,我只是在做一些普通的、自己想做的事。

梦想

让工人接子女到上海上学 能在上海买房

华商报:对于未来,你有什么计划吗?

孙俊峰:我希望能探索运用互联模式,提升工人的收入。有时我会和工人谈我的梦想:会有一天,你的孩子能来上海上学,你能够指着一间房子对别人讲我已经付了首付。我希望我的工人能达到这样的生活水平。当然,短时间内没办法做出惊天动地的改变,只能一步步走。

华商报:工人理解你的梦想吗?

孙俊峰:了解我的人知道我说的是真话,不了解的人可能觉得我在吹牛。

华商报 刘苗

延伸阅读

塑料罐
注册送分的捕鱼游戏
密云搬家公司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