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张家口信息港 > 育儿

重生之无赖第二百九十四章交手二

发布时间:2020-01-23 14:00:43

重生之无赖 第二百九十四章 交手(二)

两人同时用力,然后同时向后倒飞了出去,风无痕一转身,落在了地面上,刚要起身再次进攻,却突然感觉到身后恶风扑來,风无痕急忙闪身躲开,只听身后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等到他再次回头看去的时候,那里已经灰雾弥漫了,

“怎么回事,”

风无痕心中一惊,几乎是与此同时,一条巨大的黑影突然从黑雾中窜了出來,一口向着风无痕咬去,风无痕定睛一看,居然是一条赤红色的,大约有人体粗细的巨蟒,就在巨蟒即将咬在风无痕的身上的时候,风无痕急忙抬起双手,将巨蟒的头死死的按住,可是,巨蟒的尾巴已经抽打了过來,风无痕心中一惊,飞身而退,巨蟒抽了个空,落在了地上,

风无痕仔细一看,这才发现,刚才攻击自己的巨蟒的额头上顶着一只金黄色的长角,居然是一条变异的金顶蛇王,虽然说小白当初也杀死过一条金顶蛇王,可是,那一条和这一条比起來,简直就是天地只差,

见到风无痕吃惊的表情,瞿不患“嘿嘿”冷笑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惊讶,这就是我目前为止的成果,剧毒赤练王,看到它是不是很激动啊,善意的提醒你一句,我的赤练是剧毒无比,在它的体内,流动着数千中毒液,只要是被它攻击到,那就会必死无疑,”

听到他的话,风无痕的表情凝重了起來,自己现在虽然号称百毒不侵,可是,到底能不能真的百毒不侵还不是很确定,更何况,自己现在已经失去了漩涡能量,一切都还需要谨慎为妥,

瞿不患沒有注意到风无痕脸上的表情变化,而是抚摸着赤练王的长角,温柔的说:“现在,你去把他捉住,记住,只要不是要了他的性命,其他的什么都好说,”

听到这话,赤练王咆哮一声,对着风无痕犹如是离弦之箭一般的窜了出去,

风无痕闪身后退,赤练王直接一口咬在了风无痕刚刚站立的地面上,一米见方的大理石地面居然直接被它咬成了碎块,

赤练王见一击未中,对着风无痕便喷出了一口毒液,风无痕急忙躲开,毒液喷洒在墙壁和地面上,将那里腐蚀成了一片狼藉,看來,这种毒液的腐蚀性比刚才的血液有过之而无不及,

“吼,”赤练王怒吼一声,对着风无痕再一次的窜了过去,张开血盆大口咬向风无痕的头,

风无痕急忙用双手捧住它的头,从赤练王口中散发出來的阵阵腥臭味让风无痕的胃里一阵翻腾,

赤练王头被风无痕抱住,整个身子也顺势缠绕在了风无痕的身上,然后越勒越紧,风无痕立刻感觉到了阵阵窒息感,紧接着,便是骨断筋折般的疼痛感传來,

风无痕咬紧牙关,将赤练王的头狠狠地按在了地上,然后,抬起右拳,一拳接一拳的打了下去,只是几拳下去,赤练王头上的鳞片便被打的脱落,鲜血不停的流了出來,

也就在这时,赤练王全身的鳞片突然倒立了起來,并深深地刺进了风无痕的体内,风无痕闷哼一声,刚要有所动作,赤练王的身上便开始向外分泌着绿色的,散发着恶臭的毒液,毒液顺着倒立的鳞片流进了风无痕的体内,风无痕立刻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袭便了全身,

不好,中毒了,

这是风无痕此刻的想法,

想到这里,他开始拼命的挣扎,想要从赤练王的束缚中挣脱出來,可是,他越是挣扎,流进他体内的毒液也就越多,风无痕咬牙切齿的说:“区区一条小蛇,居然也敢在我面前造次,这次也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龙,”说着,他突然大喝一声:“潜龙出渊,”

说完,身上zǐ气大放,一条zǐ色巨龙突然从风无痕的体内窜了出來,与此同时,赤练王也被震飞了出去,zǐ色巨龙咆哮一声,直接将屋顶冲破,消散在了空中,

风无痕沒有任何停顿,单手向前一抓,一只半透明的巨大手掌凭空出现,将赤练王抓在了手中,

赤练王蛇身拼命扭动,可是,仍旧是摆脱不了巨掌的控制,

见到风无痕露出这一手,瞿不患眼睛突然一瞪,他接触过风家人,也听说过风无痕的事情,忍不住大喝道:“风无痕,”

风无痕心神一顿,急忙将赤练王摔在了瞿不患的身前,然后,化成一道zǐ光,消失在了原地,

不是风无痕胆怯,而是因为他现在身中剧毒,开始有了昏厥感,

风无痕前脚刚走,毒虹便带着大批的毒派弟子冲了进來,毒虹看了看周围的一片狼藉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谷主,这……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,”

瞿不患沒有说话,只是嘴边挂着邪笑,赤练王从地上爬了起來,对着瞿不患吐了吐信子,瞿不患笑呵呵的抚摸了几下它的头,又伸出舌头在它流血的地方舔了一下,这才开口道:“有意思,看來,明天我要好好会会他们了,”

再说风无痕,他从大牢中逃出來了之后,并沒有回到房间,而是化成一道zǐ芒直接钻进了一潭湖水中,湖水大约有五米深,风无痕直接來到了湖底,然后屏气凝神,盘腿修炼了起來,

之所以來到这里,那是因为风无痕感觉到这潭湖水里有些充盈的天地灵气,他只为天地灵气而來,却不知道这里是药王谷的圣地,,灵泉,在药王谷中,只有历代谷主才能够來到这里接受洗礼,特别是瞿不患,因为研究剧毒的关系,所以,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來到这里浸泡一段时间,也就是所谓的闭关,不然的话,即便是七阶天人,也承受不了那么多致命的毒药,

风无痕在湖底闭目修炼着,湖水开始慢慢波动了起來,沒一会儿的功夫,整个湖面就仿佛是煮沸的开水一般沸腾了,再然后,整个湖水开始围绕着风无痕转动了起來,形成了一个大漩涡,湖水不停的冲刷着风无痕身上的伤口,将他体内的绿色毒液全部冲刷了出來,并将所有的伤口全部治愈好,甚至还有一些湖水渗透进了他的肌肤,将他血液中的毒液也慢慢化解了,

经过湖水的冲刷,风无痕体内的剧毒已经一干二净,不仅如此,这些湖水还大大的提升了风无痕身体对剧毒的抗性,如果说以前的风无痕是百毒不侵,那么,现在他就应该说是千毒不侵了,随着风无痕身体的吸收,再加上他体内毒液的浑入,原本晶莹清澈的湖水开始渐渐的变了颜色,从淡绿色变成了深绿色,变成了墨绿色,也就在这时,风无痕猛然睁开双眼,双掌在两侧的地面上用力一拍,整个人一冲而起,直接冲出了水面,然后,化成一道zǐ芒消失在了夜空之中……

第二天一早,瞿不患还在房间中休息,门外突然传來了毒虹的声音:“谷主,您醒了吗,”

就在毒虹刚刚过來的时候,瞿不患便已经察觉到了,他睁开眼睛,淡淡的说:“有什么事吗,”

毒虹小心翼翼的说:“谷主,有弟子來报,灵泉那边似乎是出事了,”

“什么,”听到这话,瞿不患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來,在他看來,什么地方都可以出事,唯独灵泉不可以,因为,自己以后要炼制的剧毒还有很多,沒有灵泉的帮助,他自己也不确定能不能抵挡得了,

瞿不患披上外衣,打开房门,急冲冲的向着灵泉所在的方向走去,毒虹等人大气也不敢出的跟在后面,

不一会儿的功夫,众人來到了灵泉旁,看着眼前墨绿色的灵泉,瞿不患不由得脸色发青,额头上青筋暴起,他咬牙切齿的问:“怎么回事,”

一名弟子急忙恭敬的说:“不知道,我今早过來的时候灵泉就已经这样了,”

“不知道,”瞿不患把头转向了那名弟子,冷冷的说:“这灵泉由你看守,你居然还和我说不知道,既然如此,那你现在就去下面给我查看清楚,”说着,直接一脚踢在了那名弟子的身上,

那名弟子惨叫一声,被踢进了墨绿色的灵泉中,

灵泉立刻翻滚了起來,那名弟子也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身上腾起了白色的轻烟,

见到这一幕,众人都是一愣,毒虹惊讶的说:“灵泉居然突然之间有了这么强的腐蚀性,”

他的话才刚刚说完,那名弟子便已经被腐蚀成一堆白骨,

看到这里,原本还怒气冲冲的瞿不患突然心情大好,他大笑着说:“好了,大家散了吧,毒虹,等到吃过早饭,你就把昨天來的那些人带到会客厅中,我很期待与他们一见,”

刚刚吃过早饭,毒虹便带着风无痕等人來到了药王谷的会客大厅中,众人还是装作以司徒尚为首的样子,纷纷落座,一见到瞿不患,风神瑾的身体明显一颤,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,这让跟在他身旁的风无痕不由得一怔,急忙低声问道:“二叔,你怎么了,”

风神瑾转过头,刚要开口说话,犹豫片刻之后,只是微微摇了摇头,说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一会儿回去再说,总之,这里不安全,”

既然风神瑾不想说,风无痕也不在追问,不过,风无痕是何等的聪明,略微思考了一下,便已经猜

南阳市宛城区中医院
重庆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
福建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泰州男科医院哪家好
青岛什么医院治男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